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周喻】《和平年代的爱情故事下》喻文州性转

 下


后来有一天他们又在一起吃饭,吃完饭后等电影开场的间隙,喻文州提议下去逛逛。

逛了一会儿,喻文州突然从他们讨论的战线布置里神转折。

她指着斜前方的售货柜台,问周泽楷:“哪个色好看吗?”

周泽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指的是管口红,暖光下的膏体颜色偏深,妖娆又诱惑。

周泽楷顿时觉得眼皮一跳,虽然之前他们饭也吃了电影也看了,但大家中间始终隔着那么一层窗户纸没捅破。

他顿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他正要开口,却见喻文州对他笑的神秘,那一瞬间周泽楷有点失神,要说出口的话晚了刹那,喻文州抬起手腕晃了晃,时钟显示距离他们的电影开场只有十分钟了。

“走吧。”

喻文州像是忘记了口红的插曲,从容自若的和周泽楷并排走向电梯,眼睛里没有丝毫留恋。

电影平平无奇,两个人都状似看的十分认真,就是中途周泽楷去厕所去了十五分钟喻文州也当做没看见。

直到周泽楷做在他的大悍马驾驶座上把驼色纸袋递给副驾上的喻文州时,正题才开场,十几年的待机模式终于有了缓慢动静。

“周泽楷你真聪明,我真的是等着你给我买。”喻文州抱着那个小袋子说。

周泽楷要开口,不过他又第无数次被喻文州打断。因为喻文州迅速拆了包装,拧开了口红。他有点疑惑。

“周泽楷,你给我涂唇膏吗?”喻文州轻笑着问。

周泽楷沉默,然后他接了过来,一手握着那管口红,一手捏着喻文州的下颚,涂得认认真真,一腔说不出的深情。

涂完后他停了一会儿,和喻文州就着这个双方都别扭的姿势对视,他看灯光底下的她,她的眼睛很深,浓黑不见底,又很浅,浅的只有周泽楷一个人。最后他俯身亲了亲喻文州的唇角。

他说:“我爱你。


END


三年后

轮回指挥室里有人不停的进来,身上不是血就是沙,只有最前面的位置始终空着,年轻的军官们一起沉默。

过了半个小时,江波涛挥挥手示意散会,他声音疲惫:“都散了......我去给蓝雨打个电话。”


四年后

“文州,主/席希望你能和我聊聊,他说你的状态不太对。”

“现在怎么样?”

“差不多了,东边基本上拿下,西边也开始推进,再过两个月。”

“嗯。”

“你.......喏,我给你偷渡进来的,快点吃,我看他给你买过。我还要去打报告,先走。”

门关的悄无声息,病房里现在只剩下喻文州一个人,她漫无目的盯着床头柜上的冰淇淋,挖了一勺,然后又把手缩回了被窝,将被子拉过胸口,咽着冰冷彻骨的清甜,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五年后

“据我所知你当初并没有想过自杀。而且你甚至在那之后接手了轮回的指挥权。”
“当初我很久没见他了,消息传来的时候,我觉得像是在开玩笑。”
“那现在呢?”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
“上星期我查了他的档案,去了轮回一趟,昨天我开车出去逛街,然后我发现”她停下了,左手握住右手那只手镯,极其平静的说:“周泽楷真的死了。”

六年后

“你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喻文州投过木窗外那棵大树的缝隙,看见了灰白的一角天空。

无战火无分离无死亡,和平,自由,爱情。

“他这一生里为他的祖国和人民而战斗,为胜利与和平而离开。”

“我们情投意合。”


屠杀百姓并不能打破民族的脊梁,战争的阴云并不能覆灭爱情的光辉。

只是有些生命的逝去,终究不可再回。



不接了,再觉得越写越俗。

评论(2)
热度(9)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