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溪若浅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人在苦乐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我很喜欢,也很意难平那种满世界找人的CP,爱的人是窗前永悬的白月光,心头缭绕却又远在天涯。所以安迪洛尔终其一生里,都用极其甜蜜的目光注视着那一抹蓝,即使他金发的美人只有一个模糊的幻影。

有时候不是我不想走,是人生真的太难。

【特案】《当我们面对死亡》03

走一步算一步.......

————

3

前车之鉴在那里,程锦立刻严肃起来。

“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他说道。

杨思觅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搂住他的脖子向后倒在床上。

他的嘴唇贴在程锦耳侧,“我骗你的。”


程锦微笑,杨思觅都能直接说出来了,他可不觉得是在骗他。

“吃点东西,喝点水,我陪你睡觉了。”

他们之间没再探讨这个问题。


过了两天,他们还待在研究所,杨思觅除了睡觉时间比较长,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叫醒以外,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相比起来,程锦的脸色就很差了,他这几天晚上几乎睡不着。

白天杨思觅醒着,他们就在病房里打游戏,韩彬和程锦解释药物影响。


杨思觅当然不在意...

杨性转在我心里其实是有三种模式的,她可以端庄又冷艳,又可以鬼气森森又冷艳,还可以神经质又冷艳,一是周韵那张红唇黑裙,二者是那个长卷抱猫鬼美人,三者是杀死伊芙里的V。其实论起来三最接近,但在男朋友面前就要另当别论啦。

太惨了,人生真是太惨了。我这半年读了一堆正统文学,忍不住飘飘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和心还是有点价值的,没想到我周围所有人都觉得我一无是处,这么咋一发现,哎,不只是看不起我的,我心心念念交付真心的,期待的,爱护的,都是这样想的,唯一肯说我陪你的居然是有时候闹来闹去的小朋友,估计小朋友也就是说说。我本以为我身后站着万人,真正摔的时候才发现,我去嘞,后边就是水泥地。

程锦在杨思觅出紧急任务的第二天收到了一份来源未知的视频。

视频似乎是从哪里的监控截下来的,场面凌乱,数百人在街道上和警/察交战,打打杀杀,棍棒刀剑随处可见。

不停地有人倒下,鲜血喷射出来,渐渐地,周围安静了,所有人发现只要他们向前过了某一条线,子弹就会准确的穿过他们的脑袋。

有个中年女人站在警戒线附近,身躯颤抖,止不住后退,但她身后的人却深怕自己被连累一样急忙推了她一把。

平衡失控,她一只脚跨出那条线。

与此同时,枪响了。

画面消失了。

一行字显现出来:西境之乱,请程组共赏。


【BL】《我在写一本书》01

理想主义者的童年和爱情和失落

——

我们曾以为我们有一切,世界就在我们面前,只需要走下去。

在这条路上你放弃了等待,放弃了理想,终于发现只有爱情是你唯一拥有的东西。

科林X埃文

——

第一章 相遇

科林是一个受欢迎的男孩子,他有健康的肤色和灿烂的笑容,年轻人无穷无尽的活力和冒险精神,他棕色的卷发和漂亮的绿眼睛总是让人着迷。
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母亲被媒体们称为“幸运的索菲亚”——是一个从平民成功走入“上流”社会的好例子。

科林不喜欢上流社会这个词,事实上这个时代里没人喜欢这个词,要知道,这多多少少带了点讽刺意味,科林的父亲就表示他们更喜欢被称作“人民公仆”,他们家可是每年要...

生活的乐趣还有脑补小段子。

和程锦在一起以后杨思觅就很少拍别人的戏了,一来程锦也不喜欢她拍别人的戏,二来他们也没有经济压力。

但和她有关的作品,最让人头疼的是宣传。他们不缺曝光率,那是因为出门做事从来不喜欢遮掩。程锦支持必要的宣传,但不喜欢用宣传去圈钱。杨思觅呢,有一次陆昂给他们打了八个电话,前七个没人接,最后一个接起来就是杨思觅不耐烦的声音,甚至没有等他开口。

“没有空,不去。”

陆昂一口气没上来,怒气冲冲的说:“你让程锦接电话!”

哪知道那时候杨思觅是披着漆黑微卷的长发,扔了一地的衣服,赤着脚踩在地上,双手环住程锦的脖颈接的电话。

她仰着头,凑在程锦耳畔亲来亲去。美色当前,要星...

杨思觅神龙不见首尾的三百六十几天里,总有粉丝们再微博底下问,杨老师呢?程导还导着新戏,怎么杨老师完全神隐啦?

程锦统一回复:你们杨老师忙着打游戏。

程锦在杨思觅换衣服的间隙拿出手机来回信息,顺带着打开工作号翻了翻观众评价。没想到这一翻,就翻出大事来。

几家的粉丝在他微博底下吵翻了天,从粉杨思觅的,粉他的,CP粉,他再仔细一看,粉戴维的也不少。程锦直觉不好,赶忙搜索了一下事情始末。


有人上传了两段视频,前一段让程锦头疼不已,后一段则是让他好笑了。

第一段是他们在酒店的顶层酒吧,杨思觅跨坐在他身上“转移”他注意力的时候,他们额头相抵,杨思觅还把他的手按到自己的锁骨上来。

第二天是前天的路透,戴维刚从摩托车上下来,揭开头盔的第一件事就是张开双臂说道:“我的小姐姐,不给我一个拥抱吗?”而他那个架势,明眼人都知道在喊对面的杨思觅。...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