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独打游戏

【白A】月光下的玫瑰(有一点R18,涉及路人描写)

简介:在玫瑰盛开与凋零前我们可以考虑先吃一下(和前文野玫瑰是一个背景哦,我发现我写白A好套路哦........我要去寻找新的套路了)

---------------------------------------------------------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27849917033564#_0

【英A】泡沫01

简介:人鱼AU与原著混合 有原创人物 魔改剧情

主题:人鱼之死


——————————————


01安娜之死


真是璀璨的城市,黑暗中的大地布满了点点星光。

这是奥村英二在飞机即将降落到纽约时的第一个想法。


十九岁的他跟随伊部先生来这座绝无仅有的现代化大都市做一个大爆点话题——人鱼。今年首次曝光的物种,将会被他们的相机和文章介绍到日本国内。

奥村在大学时就看到过时代杂志封面上的人鱼照片,看上去像是十二三岁的人类幼童,灿烂如光的浅金色头发,清瘦的背脊,似乎只有一掌宽的腰肢,以及那条无法忽略的、紫蓝色的、瑰丽的尾巴,他或她正趴在岩石上眺望远方,透明的海...

【黄喻】二十七岁04(疾病)

ABO与战场

-------------

疾病


这是一个暖风和煦的春日下午,晴空一碧如洗,黄忆却脸色苍白,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在微微颤抖,她开车从不会这样三心二意,频频转头看向副驾。副驾上黄少天已是头发花白的年纪,他靠在调低椅背上,皱紧眉毛,十分不舒服的样子。


今年黄忆三十岁,命运似乎终于为她揭露了残酷的一角面纱。


她从未见过这样暴躁的黄少天,如同受伤衰老的野兽,他去拿药,却把药柜弄得一团糟,纸盒扔了一地,黄忆上去帮忙,说道:“爸,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找.......”

“你知道什么!过去坐着!”


黄忆被吼的一愣,不是因为委屈,是因为她感受到了黄少天...

杨思觅双手环住程锦的腰,整个人都压在程锦身上,这个姿势两个人都很不舒服。程锦正要把他拉下来,却在抬手的那一刻一顿。

他的手指触到了一滴冰凉的液体。顺着杨思觅的鼻尖轻轻滴落,杨思觅仍然是面无表情,看向程锦的眼睛深不见底,像是一轮黑色漩涡,但他的脸颊上有一线晶莹的水痕,浅至几不可见。


“思觅.....?你哭了?”程锦愣愣的问。


今夜月色很好,又大又圆,光线泠泠,照亮一室寂静。


【白A】野玫瑰的盛开与凋零

简介:亚修.林克斯和他的男人们之白篇


-----------------------------------------------------


亚修十四岁的夏日,与名为白的教师进行了一趟旅行。

因为有前阿尔法部队军人陪护的缘故,帝诺难得在他出门这件事情上松了口,默许态度下甚至没有派遣监视人员。

而他们的目的地,却是亚修不愿返回的故乡——科德角。


和他常年想要逃跑的想法不一样,亚修对出门这件事一向是不抱有太大兴趣。帝诺当然不会吝啬让他各处观看的权利,却也从不抑制自己恶心的所谓情趣。

要么就是把他作为礼物送给身处私人小岛度假的名流高官们,贵人们在柔软的沙滩上脱掉金发少年的...

杨思觅的性转设定在我心里永远是能穿细细恨天高扫腿打架,却仍然要装作扭到要程锦抱的人。

我同她讲了无数琐碎心事,不见她回,也不敢对她开口我爱你,怕她说不爱,更怕她不回。我去翻别人给她的评价,看到一点新意便要惊慌万分,我怕我不够爱她。

我觉得这个二十七岁难写的很,不是什么小说同人,就是我自己的说教而已,它连基本冲突都写不出来所以不好看呜呜呜呜呜,核心就是我说不清楚的东西!说不定我是想说时间带不走情感,本能抗拒不了爱情,写出来了就不是我的了!看看过的亲们怎么理解啦,开心就好!

【黄喻】二十七岁03(爱与本能)

原名:你还是我记忆中二十七岁的模样

出场人员:本场没女儿的黄少天

               终于不花瓶喻文州

               两句话女儿黄忆

以及一众路人

题材:本场看得出的ABO看不出的严肃战争

03爱与本能

黄忆有一次偶然发现。

黄少天每年定期向一个机构捐款——...

我一定要做一个日程安排,精力充沛以至于晚上能不停搞喻,这是不好的,我明天还要去上课呜呜呜呜呜呜。

1 / 12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