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周喻】《和平年代的爱情( 中)》喻文州性转

01

周泽楷从白光笼罩等到暮色四合,第一次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望穿秋水”的味道。他延伸不知道往台下扫了多少遍,下意识去找蓝雨的人,才发现大家勾肩搭背岔开了混在一处,统一和他对视;他找黄少天,但黄少天前后左右没见空着的座位。

他心里那沉甸甸的东西仿佛瞬间就空了,茫然的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踏,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和高高拿起低低放下的矛盾。


喻文州没来,窗外的黑暗已经抓住了最后一缕光。


“周泽楷!周泽楷!”听到有人叫他,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回神了。

随后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坐在饭桌上,周围吵吵嚷嚷。各大/军/区的人都有,这几年兵/力调动的背后还有大大小小马不停蹄的会,军需后备处天天有人扯着领子吵,战前准备把海/陆/空/三/军/势力搅的乌七八糟。

轮回的王老将军生怕其他幺蛾子红眼病把他这位嫡系拉下马,挥挥手干脆就直接把人扔到火药味最浓的地方去,等着周泽楷回来名正言顺的做权力交接。


周泽楷想起他离开前那次促膝长谈。

老头子年前住了次院,回来后精神明显不如前了,交代后事样明的暗的什么都给周泽楷说。他够啰嗦,事无巨细,以前也这样,难得下个果断的大方针命令,所以轮回多少年出不了头,直到抢到了个周泽楷。

没谁舍得把绝世名剑平白往地下折,但谁都知道名剑不磨见不了血。


“你发什么呆啊!”旁边有人重重拍了下他的肩。


老领导刚刚来现了一圈,周泽楷也敬了一圈酒,回来坐着只剩下无所事事。


他周围这些兄弟,与其说来给他庆功,不如说聚众联欢。


周泽楷和别人碰碰杯,喝了两口,就算是把人打发了。

他酒量好得很,但心里不好过,喝酒也没什么意思,他拿出手机来准备看看新闻,翻着主屏,推送的不是什么明星的电视剧就是什么明星的孩子聪明可爱,偶尔一条和他们这群兵哥哥姐姐有关的,还是上个月主/席表扬我国军/队是人民的好儿子;一副歌舞升平的样子,安/全/部搞信息这块也是人才多。


翻着翻着,周泽楷突然停了,他旁边的人只来得及反应他丢下的那句话。


“有事,我先走。”就风样的消失了。


升官发财温柔乡,官升了,钱不愁,温柔乡?

喝高的人面面相觑,却也暂时没脑子分得出来管。


周泽楷跑出去的原因,在于他收到的短信,发自半小时前,发件人是喻文州,那时候估计他正绷着脸给座下大伙念获奖感言,电话静音,没看到。


至于他跑的不是四平八稳的原因。

喻文州发了一串地址给他,后边顺带了句话。


喻文州:小周你有空的吧?八点半我请你吃饭。


八点半吃什么饭啊,分明有大事发生。


02


周泽楷第一反应是幸好他开了车,中/央的人临时调走出任务,调配局再三道歉请轮回的一代新星自个儿开车去。

此时不同彼时,他这张黑悍马,买了四几年,狂霸炫酷拽的上天,张扬的奇葩,却让人觉得和周泽楷挺般配。

周泽楷本着一个守法公民和国家军/队脸面的责任没把车速飙到180。

这辆打着两个巨型大头灯的野兽闯进吃饭地址的停车场,惊的服务生为他进门的车速和停车的无缝对接而胃疼。

他在车里倒腾了自己一把,换了套常服,本来是出任务预备的。

下车前周泽楷盯了一会儿后视镜里的那双眼睛,说了句:“别怂。”


他脸不红心不跳的登上了电梯。


03


电梯里有浅淡的熏香味,周泽楷踩着厚地毯,电梯门开的好时候。

喻文州从窗边江景回神,周泽楷抬头。

他甚至闻到了她身上那股凛冽的香气,看到了她眼睛里明明白白透出的光。

喻文州笑了,她笑得明艳而又温柔,眼睛里的光是看见心上人那种有点点的躲闪却又愉悦的光芒,她坚定的扔掉那一点点犹豫,满心的欢喜都注视着周泽楷。


她亲自往王老哪儿去了一趟,谈的是迫在眉睫的大事,时间冲突去不了周泽楷领奖现场,干脆就把人单独叫出来吃饭。

她也考虑过周泽楷根本不鸟她的可能性,毕竟她小时候不是没自作多情过,但人不试试,岂不是一辈子要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现在周泽楷来了,她觉得已经可以叫人开始炸烟花了。

TBC


评论(2)
热度(9)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