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黄喻性转】《利刃》01

*喻文州单方面性转 

*14年的文,我决定今晚一次性发完性转,然后我就好好做人,再不弄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背景架空,为耍帅而耍帅。

chapter1 蓝雨


喻文州走进酒吧的时候天色暗沉,酒吧里人却不是太多,不过能注意到她的都被惊艳到了,包括一直趴在房顶倒掉着透过玻璃观察情况的黄少天。


作为蓝雨队长,喻文州缺失了很大一部分正常少女的生活时间,所以她的穿着几乎都是接近她十四岁以前,各式长裙短裙都要搭配衬衫,黑皮鞋和棉袜,腿部线条美好的一塌糊涂,头发也是乖巧的齐刘海长直发,蓬松的 软软的。好看是好看,但太像是未成年的贵族少女。


不过今天为了出任务,她的长发络到左侧,发尾卷了几圈,还穿着烟灰兰色的纱裙,外面罩着巴宝莉驼色的风衣,踩着八厘米的白色高跟凉鞋,小腿白皙而又挺直。黄少天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孩突然变成漂亮女人,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


喻文州找了一个离中间舞台很远的位置独自坐下来,也不急着任务,倒是很闲的给黄少天发起短信来。她歪头时落下的长发几乎挡住了半边脸颊。


黄少天够头看了看情况,见喻文州不急,那他也乐意批评一下女朋友的行为。


“喻小姐!请注意点啊!注意点!请自觉!前有狼后有虎!”喻文州打好的还没有发出去,黄少天的消息就先一步响起。她只得一个字一个字又耐耐心心的把自己打得删除,然后悠悠的给她男朋友戳短信。


“少天啊,待会还有搂腰抱抱上下其手呢,撑住啊。乖~”黄少天觉得她字里行间都是笑意,不禁大怒。


大爆手速,下一条短信喻文州是眯着眼睛看的,她眼睛稍微有点花。


“喻小姐!请注意我还在这儿呢!!我可是你男朋友啊我已经很大度很宽容了好不好!好不好!撑不住了我要下来带你走!都怪郑轩他出什么鬼主意咩!看他那样子就是个不正经的!扣他工资加训练!我回去一定揍他一顿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扫了一眼时间,干脆懒得理他,把手机翻过来朝桌面扣着,她坐着脊背挺的笔直,一只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放在实木桌上,指尖塔塔的轻轻敲打。


“小姐需要什么?”旁边走过来个西装侍者垂着头看着她。
“要瓶雪碧,再来一打啤酒,谢谢。”她微笑,看向侍者的眼里危险而又迷人。心中却不禁惊讶,谁能想到呢?作为这次任务的目标,控制了这块区域大半的年轻军火商,居然在自己的酒吧里当起服务员来了。


她需要的东西很快就拿上来了,她拿起镊子加了两块冰到水晶杯里,再把打开的啤酒灌进去,杯壁很快就出现了细小的水珠,漫起薄薄的水雾。
她第一杯才抬起啜了一口,酒吧原本香槟色的灯光就立刻黑暗了,


其实杀个违法交易,挡了军部路的军火商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个军火商狡猾的很,自从他继承了他爹的势力这些年以来,表面上看上去谁都信,其实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亲信,而要混到他身边暗杀他,需要的时间太久,军部也没有耐心等那么久。


不过他为人阴险,恰巧就喜欢女人。所以他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开了家酒吧。势必要喝最好的酒,睡最好的女人。
蓝雨就干脆大手笔的用他们队长来一招美人计。
灯光闪烁,喻文州扳开灌装雪碧,混合在啤酒里,她酒量并不是太好,可是那个男人却谨慎的不得了,她已经喝了五杯了,再喝下去的话,她大概会直接躺倒。


她叹了口气正准备伸手拿下一杯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居然是刚才的那个侍者。他已经换下了一板一眼的西装,穿上了一件棒球服,还带了黑色的帽子,看起来像是大学生一样。


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喻文州的腰,就这样把她拉起来,昏暗的灯光下越发衬的她的脸颊素白,清纯的像是水一样。


他凑到喻文州的耳侧轻声说,“我在想,今晚该怎么结束?”


“当然是看你咯。”喻文州纤细的手指抚摸上男人轮廓分明的脸,左眉下有颗痣,目标无误,任务开始。
她软在男人怀里咯咯的笑。


他们穿过喧闹的人群,很快就出了酒吧。喻文州一直在观察她的任务目标,发现也是蛮小帅小帅的,就比少天差那么点。身上大概携带了两把手枪,左右袖口各有一把刀。并且以他们两个所处的位置来说,无论袭击者处于什么方向,喻文州都可以起到一定的挡箭牌作用。


真阴险啊。喻文州在心里下了定论。


“今晚的酒还满意吗?”男人说。


“当然咯......原来喝酒真的可以遇到帅哥哎。”


“喝酒也遇到漂亮的美人咯。”


男人手已经伸进了她的风衣,隔着纱裙摩擦着喻文州的腰背,在不动声色的搜查今天遇到的女人是否携带武器。
酒吧旁边有一家看上去非常落魄的小旅店,男人一直就带着喻文州朝那个方向走,而黄少天,他正在酒吧和旅店的房顶上穿梭,寻找适合的狙击位置。


旅店的房间都在二楼,铺着灰暗的地毯,还放着一个破旧的沙发,他们上去的时候正有一个酒气熏天的年轻人躺在破旧的沙发上说梦话。
军火商的房间非常好找,就在沙发的正前方,门口还站着两个黑风衣墨镜的大汉,喻文州见到时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一路上男人已经几乎将她全身揉了便,并没有发现任何武器,这个陌生女孩柔软而又妩媚,他一向很满意自己的眼光。
所以进房门的时候他直接把喻文州扔到大床上,准备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他才扯掉外套,俯身压上喻文州,想要吻上她湿润的嘴唇,却突然看到了她眼里的一丝玩笑,笑的意味深长,少了单纯,变得像是女王一样霸气。


就在他愣怔的这一瞬间,狙击枪里的子弹已经打碎了玻璃,携着历风,穿透了他的太阳穴。鲜血立刻喷溅而出,喻文州从身后抓了一个枕头堵住他的太阳穴。军火商甚至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因为下一秒他已经死亡了。


她缓缓放倒男人的身体,神情里有几分惋惜。


“可惜,狙击手不是我啊。”


窗外,狂风呼啸。
就在黄少天扣动扳机的同一瞬间,门外沙发上的年轻人突然敏捷的一跃而起,一枪解决了左侧的大汉,趁右侧的人拔枪前,压住他的喉咙,折断了他的喉骨。


不过解决了敌人的他并没有放松,到发苦着一张脸,倚在门上抽烟。


门里边的喻文州走到窗边,黄少天已经站在楼底下了,他仰着头朝上大喊“文州!跳下来!我接着你!”
她挑挑眉,手腕撑着窗沿,翻身跳下去,长发飞舞,容色如花。


黄少天向上一纵,一只手揽住喻文州的腰,一只手握住她的膝窝,朝她呲呲牙。


旅馆很快有大批人马鱼贯而入,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服装,大部分像是才从酒吧里出来。领头的两个人一脚踹开房门,后面还跟着个青春活力的小少年。
小少年一进门就指着床上死透了的人悲伤的叫道,“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刚才摸了队长的腰。”


领头两个人顿了一下,随即对视了一眼,立刻上前恶狠狠的抓住军火商的衣领,拖着他又走出房间。
郑轩在门口看见他们杀气腾腾的背影,颇有点司空寂寞冷。


“他们这搞的像是自己老婆被怎么了一样......."


后出来的卢瀚文小朋友一蹦一跳的搭上他的肩,一本严肃的说道:”郑轩前辈,队长可是蓝雨的公共财产。“
郑轩抽烟的手一抖。


靠,烫死了。


而那边黄少天已经把喻文州放下了,他们并排走在路灯下,黄少天弯着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当真是联盟剑圣不如狗。
头顶直升机轰轰的响。


黄少天手里提着的黑色皮箱子左下角小小的剑与诅咒标志在灯光翻转下熠熠生辉。
国安局,蓝雨。


TBC

评论(3)
热度(69)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