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黄喻性转】龙族背景《水果硬糖》01

*喻文州单方面性转

*乱七八糟的旧文


2015年12月25日北京凌晨3:00

 

叶修把黑色的雷克萨斯停在铁栅栏外,顺着通往白色小洋楼的鹅卵石小路朝里眺望。那座楼掩映在重重树影后,隐隐约约看得见紧闭的雕花铜门。

他今天才从美国赶过来,一路上马不停蹄的飙车到黄少天家要告诉他这个消息,但是就差最后一步,他却有点犹豫了。

他看着这条熟悉的路,犹豫了。几年前他和黄少天还好兄弟出生入死,每次赢回命他们就提着烈酒来这里狂歌畅饮,酒醒又往前义无反顾的冲锋。

 

他记得有人告诉过他终有一天他要为他的信仰和朋友之间做出选择,他当时笑着说信仰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算个屁啊怎么比的上朋友重要,可后来他的朋友都死了,甚至连他的弟弟都死了,只剩下他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依靠虚无缥缈的信仰活下去。

 

男人握着刀是为了爱情和家庭而战,为了所要守护的东西而死,但是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了,那么他手中握着刀剑还有意义吗?

 

这个世界上属于他的东西已经很少很少了,少的几乎只剩下信仰,他之所以不敢背弃信仰,是因为他要依靠信仰活下去,去杀了那些毁掉他所爱的人,所存在的理由的生物。

 

他摸了支烟叼在嘴里,却久久没有点燃。

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片明媚的色彩,在鹅卵石小路上。

那条路两旁出奇的栽了一排排蔷薇,在无尽的黑夜里依旧妖娆的盛放着。

 

以前这里也有一个像是白蔷薇一样的女孩,她和他们一起狂歌痛饮,和他们一起为世界拔刀拼命。可后来有一次他们就要死了,没有武器,没有信号,和世界隔绝,然而死神的镰刀已经高悬于头顶。那个女孩却像是神迹一样出现,她骑着土里土气的红摩托,狂风骤雨的向他们两个冲过来,那个时候夕阳西下,金红色的余晖洒在她的飞舞的长发,素白如雪的脸颊上,眉眼锋利的像是刀剑。

 

她曾经穿着黄少天给她挑的一条条漂亮而又昂贵的裙子在蔷薇花畔漫步,念诗,在落地窗下靠着躺椅听黄少天给她放黑胶唱片,温柔的浅笑。

 

叶修经常会来看看他们,虽然每次都要被闪瞎,但却一直觉得蛮温暖的。

他觉得如果是他早一步遇见这个温柔漂亮,聪明又坚强的小姑娘的话,大概也会爱上她的。

可是那个女孩是一把绝世名剑啊,拔出来了,就再也收不回去。

 

“啪。”他拿起后座的文件袋,锁了车,推开栅栏门,再次踏上了鹅卵石小路。

走到门口,他看了看二楼漆黑无光,终究没有选择爬上去,而是从口袋里摸出大门钥匙,泰安自若的就上楼梯进了主卧。

 

主卧里的人很警觉,细微的脚步声早就让他惊醒,此时他缓缓坐起来,警觉的看向门口,手抓紧了枕头下的武器,毫无疑问如果进来的是敌人的话,他马上就能割断对方的喉咙。此时此刻锁芯被扭开的那几秒钟仿佛变得无限延长。

 

“哟,少天。”来人从门缝里挤进来,漫不经心的说:“Merry Christmas”黑夜里光线虽然昏暗,但黄少天也看清了对方的脸。

是叶修。

这么一搞黄少天突然愣了一下,随即怒火冲冲,顺手抽起就砸枕头过去:“卧槽老叶,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哪儿偷得哪儿来的快点交代!”

 

叶修也愣了,任由枕头就这么砸他脸上了,他实在是没想到黄少天第一句居然是问这个,这该怎么回答,拍着肩膀告诉他自从那件事以后秘党就监视你吗,哦他们不仅抢了你女孩,还配了一抽屉你家钥匙啊!作为你兄弟我居然还拿了一把?

 

这样说会被黄少天抽剑就打的吧…….

叶修说:“哥这不是有特殊的……”难得有点尴尬。

 

“特殊的开锁技巧?尼玛你逗我呢?”

 

“没啊,我真有特殊开锁技巧。”叶修纯良的摊开手,里边空无一物。

 

“呵呵,叶修我跟你说啊我家的锁是小事情包办的,他说百分之二百不会被撬,必要时还可以采取锁死功能,前几天还跟他商量配个炸弹呢,专门炸死你这种小贼!”

黄少天坐在床上朝他呲牙咧嘴。

 

“哦,那我穿墙……”

 

黄少天没给他把话说完的时间,“呸!你智商都拿去喂狗了?穿墙而过你言灵变异挺高端啊?你的鬼话我才懒得信!我跟你说啊……”

 

叶修有点头疼。

 

黄少天说完干脆躺下来,双手背在脑后,大意是让叶修没事就滚。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舒适的大床旁,把牛皮纸的的文件袋丢到床上,黄少天不在意的扫了一眼,也没有去拆,他却是有点睡眼朦胧。

 

“摆着摆着,有事我明早就去。”天大地大,现在睡觉最大。

 

自从某件事以后这些重要的文件哪怕关乎生死其实他都不在意,唯一让他有点奇怪的是这次给他送文件的人居然是叶修。

算算他们也快两三年没见了,到是听说叶修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搞得中国分部私底下都叫他煞星。

 

“这是学院本部的任务,2015年12月26日开始正式执行,介入的专员身份复杂,但你的任务的是看住一个人。”叶修说。

 

“喻文州。”

 

黄少天猛然从床上挺起来,死死的看着叶修,仿佛要从他那张平静的脸上盯出这个名字出现的原因。他们对视了很久,一方危险敏锐的如同豹子寻找猎物,一方波澜不惊。

 

最终黄少天放弃了,他垂下眼睛,皱起眉头:“叶修,文州已经死了。”

 

某个有事没事就吃水果糖的女孩穿裙子的身影有在他眼前朦朦胧胧的飘荡,黄少天瞬间就烦躁起来,伸手抓了一把头发。

“是啊,死了。”叶修说,他漫不经心转身哗地拉开了白橡木衣柜门,转头问;“不过黄少天,你有哪一天当她是死了的?”

 

衣柜里没有属于男人的衣服,全是女孩不同样式的裙子,春夏秋冬四季,吊着没有拆的吊牌,连对应的小配饰,围巾,项链,手链,手表都被细心的收在另一边的玻璃柜里。

 

“啧啧,要不是我们这么熟了,我还以为你变装癖呢。”

 

叶修清清嗓子:“据报告黄少天同志你每个月都要去一次王府井,开着蓝色的兰博基尼,每次去都会买三套喻文州尺码的衣服,最多的是裙子,黄少天,学院连你每次给她买衣服花了多少钱都清楚。”

 

“你说什么废话。”黄少天缓缓抬起头。原来秘党那些老家伙真的不放心他,这还搞起监视来了,怪不得这些年他一直觉得怪怪的,说来监视五年,这些人也不赖嘛。

 

“你不是知道喻文州没死吗。”

 

“谁告诉你她没死的,死的渣都不剩了,我买衣服怀念女朋友不得啊,你们也管的太宽了,谁说新衣服不能买给死人的,”他翻了个白眼:“我烧了还不行啊。”

 

“你进冰窖的权限是我开的。”叶修兀的说了一句话。

 

过了一会儿,他说:“可这不是你自己没闯过去吗?少天。”

不是你自己没闯过去吗,黄少天。

这句话好像戳到了黄少天的痛楚,他的气势缓慢的弱下去,一瞬间从豹子变成了小狗,他挺直的脊背和肩膀此时微微蜷缩,眼睛盯着柔软的被子,飞速回放着痛苦的记忆。

 

是啊,他拿着沙漠之鹰提着冰雨一路厮杀,可还是没能抢回他的女孩,也不知道喻文州在寒冷的温度里渐渐沉睡的时候有没有想他,有没有后悔去救他。

 

我没用啊,救不了你啊,文州。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一口浊气:“什么任务?”

 

“找人。”叶修本来是来给他个心理准备的,现在问题解决就像没骨头的人一样挪着准备睡觉,挪到门口他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回头对黄少天说:

 

“他们明天就来,你给她收点好看的衣服,被当做龙类冰封的女孩穿裙子的日子可不多。”

 

说完以后他就消失在了门背后,黄少天望着那一条门缝后的黑暗,疲倦的躺下来闭上眼睛,记忆像是潮水一般涌来,将他吞没在大海里。

 

TBC

 放个结尾吧。

喻文州酒红色的连衣裙上渐渐晕出大片大片的血污,在黑色毛衣下龙化症状渐渐退去,细小的鳞片从她脸颊剥落,露出牛奶般的肌肤。

她又重新变回漂亮的女孩了。

 

路明非拖着沉重的脚步,他浑身是血,巨大的骨翼在身后收拢,黑色的盔甲武装着他,就像一位君王。

 

他走到女孩的身旁,如父兄一样的抱起女孩,朝密林深处走去。喻文州没有反抗,她看着这个狰狞的怪物,就好像看见了分别千年的故人,他们曾在火与血里并肩作战,又分别在沉睡的黑暗中。

真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你还在这里。

 

她轻轻的笑出了声。路鸣泽低下头看她,抚摸着她漆黑柔顺的长发,低低叹了口气:“小女孩,你要死啦。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帮我看未来了。你居然舍得吗?”

 

他记得多年前他在冰原上牵着女孩的手散步,女孩微笑着凝视他的眼睛,“我们走在成王的血路上,这一路上白骨铺垫,血肉浸染。我为你看尽过往与未来,立下誓言,终有一日,你的火光,会把世界点燃。”

 

路鸣泽走到密林中央,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满了白蔷薇,中间空出一小块儿,仿佛是等待着谁躺进去。

 

“你能送我回冰原吗?我想在哪里睡觉,在那些和我一起诞生的巨大冰块底下。他们那么剔透,像是水晶一样。”喻文州偏过头说。

 

“那里很孤独的,你不是最怕孤独吗?”路鸣泽掐掐她的脸颊。

喻文州没有说话,仍旧凝视着他。

 

最后是路鸣泽妥协了,他好像小孩子被抢了糖果一样的不满:“这里不是挺好吗,满地的玫瑰,都是我辛辛苦苦拔完刺送给你的好不好?好啦好啦,去就去嘛,别这样看着我啦,说好了我可不会去陪你的,你自己就在那里寂寞的看星星吧,小心有北极熊来舔你的脸哦。那时候我就在旁边看你笑话咯。谁叫你不听我的话呢。”

 

喻文州打了哈欠,眼前的阴影越来越浓重,死神已经敲门了:“我没有不听你的话呀,

 后记。

这篇文起源于我的一个梦,我梦见黄少天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是小孩子,在黑暗中孤独的奔跑,穿越荒原,穿越巨龙的骸骨,去救他的爱人,而他要救的人穿着白色的裙子,站在高高的地方看着他。

醒来后他发现他血统变异有人要解剖他,还说没事的啊黄少我们把你当英雄,你死了我们就把你的骨头搬去学院给学生讲课,他就说去你妈的老子的姑娘还躺在冰块里等我救。

然后我就醒啦,回味无穷。



评论(3)
热度(28)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