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周喻】《生死离别劫之逐鹿》01

注意!注意!这章我们帅气的周泽楷大大没有出场!!伤心!!!

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嘤嘤嘤.....我我我我不知道怎么接了......

古风!胡言乱语OOC!喻总画风奇怪!(感觉我的喻总一点不温柔......)

明天再见!么么哒!爱我就抱抱我!

——————————————————————————

01

承渊二十一年的春天,距离乱世烽火点燃还有整整十年。地处霜州的蓝雨国,花红柳绿,细水长流,正当是最好的时节。适宜遇见命中当遇见的人。

 

蓝溪城的有着整个耀朝最温柔多情的河,名平淮,是天下第一大江西临江的的支流,本该缓缓流淌,不该太长,但这条河却一直这么静静地走着,从南方温暖的蓝溪城,一直到北方的雪国轮回。

河水深碧色,荡漾着多少缱绻岁月。

 

此时平淮河畔,矮矮青草荡马蹄,白衣公子坐在一匹纯白如雪的骏马上,慢悠悠的沿着河前行。湿润的风拂乱了他如墨的长发,沾上了神祗般的脸颊,他却只顾着手中的书卷,并未理会。

不少春日出游的名媛都悄悄躲在纱帐后朝他看,白衣公子有时似是察觉,偶尔便抬首回以一笑,此时正与哪位名媛对上,哪位名媛便立刻羞红脸颊,仿若盛开的娇花。

 

同行的少爷们大多都立马心生嫉妒怒火冲天,不过都还是不屑。国公的七子文州殿下么,那只是个想着武力的莽夫罢了!这只是蓝溪城贵族们都会说的一句话而已。

 

而为什么本该备受尊敬,甚至享有继承这个国家的权利的公子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呢?缘由还是该从三年前国公考察世子们的功课说起。

 

国公让世子们当面谈论天下局势,众位世子天资有好有坏,不过用词造句中对文士的尊敬也都是显而易见的,国公最喜爱的八世子文源殿下甚至提出了文能安国,武则可废这样的说法,放在别国或许会被他的国君父亲吊打的言论,在蓝雨却颇为适用。大家都知道,蓝雨公是文士出身,又因诸多原因,平生最恨莽夫。

 

只是一向都是以清秀文弱示人的文州殿下却偏走逆道,他对国公不容迟疑的说道:

 

“乱世将起,定国,必武。”

 

国公愣怔,似乎是无法想象这个功课向来第一的儿子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顷刻后他额上暴起青筋,儒雅的脸涨成紫红色,颤抖着指着喻文州怒吼;

 

“逆子!逆子!我…..我耀朝国祚绵长至今六百余年!何来乱世?!何来?!你……”

国公没能把话说完,因为接下去他就气晕了,世子们一哄而上的挤过去大喊父王,场面顿时乱作一团。只有人群圈外的喻文州,不怒不喜,沉静如冰。他以一种漠然的眼神看着他的父亲和兄弟们的闹剧。丝毫没有上前插手的意思。

 

自此之后,七殿下便彻底失宠了。蓝雨公甚至连他本人都不想再看见,匆匆把喻文州送到别院去住。

 

喻文州离开府邸的那一天,自小照顾他的老妇人老泪纵横,哽咽无语,他握住老妇人苍老如枯叶的手,微笑一字一句着却说;“今日他们将我驱出,来日我必让他们十里叩拜来迎我。嬷嬷又何必担心呢。”

 

身旁的侍从低着头不屑的哼了一声,他是八世子派来的人,八世子那天回去后就对他们说了,喻文州我这样一个生就一副娇弱样的哥哥,竟然还妄想成为天下诸侯之一么。真是好笑。八世子说完后便哈哈大笑,周围的侍从们也都笑了。

 

可是他们中没有人想到,十年后,这个清秀的少年,真的手握刀剑,成为杀伐天下的将军。

 

后世有史吏评价,蓝雨公喻文州,他有一副看似文弱的躯体,内心却匍匐着一只狮子啊!

 

TBC

 

下期预告:

 

“这是蛮族的马么?”

 

“哦?十二殿下也是爱马之人么?”

 

“逐鹿天下的英雄们,不都该有一匹好马吗?”


我来了:我觉得可爱的宝宝窝最大的特点就是话多!啰嗦!铺垫一堆每次都好像是要写大长篇一样!然而结果叫做呵!呵!我错了!保证下次改!拜拜!亲亲!

评论(2)
热度(5)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