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叶喻】[无从属]《烛阴》第一章

烛阴龙神X青阳凤凰

这个是真正的第一章(是前面已经发过的三章的总合)构成了一个完整情节。改过一些细节,添了几段话,结尾加了一点作为叶修离开的铺垫。但是大体情节没有变。


————————————

第一章 钟山之遇

四海八荒的神君自上古时便晓得,钟山龙神一脉最是惹不得。且不说这钟山帝君挥舞龙枪时令人胆寒的气势,单是那刺骨的烛阴白雪,就足以让众神吃尽苦头。

 

正是因为如此,接到钟山发来百年后宴客之书,惹得一向最是沉稳的真陵帝君都拿漏了手中的文书。烛阴氏向来孤僻,又与如今天帝一脉有些龌龊,现下发文邀众神前往钟山一聚,到有些鸿门宴的味道。

 

去了吧,天帝来难以交代,不去吧,烛阴氏也不是吃素的。这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真陵帝君提着笔长叹苦恼不已,想一封信回绝那钟山老儿,可这分寸又该如何拿捏,真是头疼,头疼!

 

窗外吵吵闹闹远远传来声响。

 

“帝君!帝君!”这时随行的小仙童急匆匆的撞门而入:“那烛阴氏来喊人了!他们说若不赴约,那就….那就….去…不去…..打额帝,帝…….”

 

他跑的直喘气,累的直不起腰,看着他们家帝君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又不太敢说完烛阴氏神官的原话。只得结结巴巴的前言不搭后语。

 

真陵帝君怒了,重重放下手中的笔,横眉冷眼:“就如何?这烛阴氏真是越发了不得了!”

他好歹是一方帝君,烛阴老儿脑子里全是浆糊不成。同时又有些哀叹,自家门下的小仙童,怎的这般不争气,被烛阴氏给吓成这般模样。

 

小仙童困难的咽下苦楚,颤抖着道;“就……等他烛阴氏提枪来访……”

真陵帝君眉毛一抖,顿时就泄了气,烛阴龙枪!那可是把上古神器,枪的凶狠暴戾他早在战时就亲眼目睹过。

话说他司文已然上达数万年,墙上挂着的剑都不过拿来摆摆样子,要是真给那些骁勇善战的烛阴氏提枪来访,那还不得褪层皮?到时候脸往哪儿搁呀!

 

真陵帝君思前想后,最终只得摆摆手,对仙童道:“罢了罢了…….你且去备礼。这烛阴老儿,是非得让他家那对双生子出够风头啊。”

 

百年后 钟山

 

叶修翻转着手中长枪,在帝女桑下随意舞着,说是随意,提、构、旋、刺,一招一式皆是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外头吵闹,各式各样的神君把他家钟山挤得水泄不通,还有好些小神女在他离合殿前蹦蹦跳跳的。他看阿娘那诡异莫测的笑容,八成是想给他和叶秋物色未来夫人。

 

他寻思着上哪睡个午觉,又不能去的太远,今日迎客,要是回来迟了,又被父亲拎出去对打可怎么是好。胆大如叶修,也不敢在钟山帝君的暴烈枪法下造次。

 

叶修四处看了看,居然一会儿没想出哪儿是个清静之地。为了迎客,钟山帝君把环绕钟山万古不化的烛阴白雪都撤了大半,这是让他儿子连往雪里钻的机会都没了。

 

他想了一阵也没想出朵花来,索性绕到帝女桑下,施个书法使得周围一圈结出冰层,漫天的雪花开始一片一片下落,铺成柔软的一层毯子,叶修不挑剔,扔了枪就势往上一躺,就算完了。

 

不过这时,他大概没想到就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了纠缠一生的人。

 

“烛阴氏的小龙君?”不过睡了片刻,叶修头顶穿来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

他朦胧着眼去看,看到浅紫的云纹袍角,顺着云纹一路往上,是牛乳般的包子脸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他努努嘴,翻了个身。没乐趣,阿娘也不叫个娇滴滴的漂亮小神女来唤我。叶修心想。他索性转头又召出更多的烛阴白雪,把自己全都盖进去。

 

不想听这没颜色的小孩儿唠叨。

 

没想到按个小孩不依不饶的拔开白雪,低下头看着叶修,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他瞧着瞧着竟笑起来:“我听帝子说烛阴氏面目丑陋,不守礼法,身为龙神弃天地准则于不顾。现今看来,倒也不假。”

 

叶修听的嘴角直抽,他虽然今日刚成年,但对自家行事作风给诸神留下的阴影也有所耳闻。十几万年不服天帝派遣就叫不守礼法?他老爹当年还是有过提着烛阴龙枪,血战三日才斩杀头上插三根乌鸦毛的魔君的风云岁月哎,要不要这么忘恩负义。虽有怨,烛阴氏也的确有些……自私孤僻,可这罪名扣得真大。

 

小孩笑眯眯的替他拨了拨脸上细碎的烛阴之雪,接着说道:“不守礼法是半真,面目丑陋却是假。小龙君很英俊嘛。”

 

叶修一听,不由笑道:“哎哟,你是哪家的小子,口齿伶俐的紧啊。”他翻个身坐起来,和这小屁孩对视,看他这身量,也不知满五千岁了没有。在钟山,家中长辈也敢放他出来乱晃,只能说可歌可泣。

 

不过这话也倒公允。

小屁孩像模像样的行了个礼,“在下青阳帝君之子,喻文州。现今四千五百岁。”声音清脆。

恰好这时卷来一阵微风,吹拂起了帝女桑宽阔碧绿的叶片,沙沙作响,宛如宫铃奏乐,极其动听怡人。

 

叶修听到他的名字,似是有些惊讶,青阳氏九天凤凰一族,与他们烛阴氏向来也是交好的,可青阳帝君之子,那就不简单了。九万年前尚即位的凤君从东海带回来位年轻貌美的低贱鲛人,从此娶了做夫人,沦为四海八荒饭后笑谈。八万六千五百年后诞下的小凤君,先天不足,一只凤凰居然还得泡在水里养着,更是丢尽了青阳氏的面子,不少神君都说,青阳氏恐得找只会游泳的凤凰延续血脉咯。

 

叶修出生后这事被钟山帝君夫人当讲笑话一样讲给他们兄弟二人听,当时叶秋说青阳帝君这等痴心实在感人,叶修却在思考鱼和大鸟怎么生孩子。

 

想到这里叶修不禁一顿,思考着他比这青阳氏的小凤君大的倍数是在太多,不好欺负小孩。

他心里一转,冒了个念头。

 

“烛阴氏,叶秋。小凤君你挺有趣哎。”他懒洋洋的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抢了弟弟的名字。

 

 

叶修拍拍身上的大片雪花,正色道:“不过小凤君,听我一句忠告。”他轻描淡写的往后飘一步,龇牙咧嘴道:“饭可乱吃,话却不可乱讲哦。”

 

来者是客,戏弄一下又何妨。

 

这事儿他干了几万年,颇为顺手。

 

“小心祸从口出。”出字的话音还未落,叶修已经腾空御风而去,身形极快,眨眼就就消失在天际。

喻文州张口欲言,抬腿欲追,却不知怎么,再难移动分毫,他惊诧的往下看,本来就大的眼睛更是如同黑水晶,眼角微微往上挑着。

弥漫着白雾的冰层正顺着他的靴子外层,丝丝缕缕的凉意透过布料直传心底。下一刻,突然有一大团白雪从天而降,覆了他一脸,微微张口,苦的他抿紧了珍珠色的唇。

 

青阳氏小凤君的身份何其尊贵,就算他的母亲是东海之滨低贱的鲛人,那也是鲛皇的公主。更何况他父亲青阳帝君威名在外,族中诸人再不满,也不敢欺负到他头上来。叶秋这般对他,倒是第一次见。

 

看来刚才是错了错了,不守礼数非半真也,烛阴氏小龙君的礼数怕都学回未开化之时了。

 

小凤君默默尝着口中散不去的苦涩,微笑着眨着一双大眼睛。嗯,烛阴氏的小龙君叶秋,这个仇我是记下了。

 

要是再相见,必先赠你大礼。

青阳氏不洗雪水冰凉一物,相反烛阴氏自然也不喜欢炽烈干燥之物。

那么想必用九天玄火烧一烧也小龙君,他也是会很欢喜的。

 

喻文州指尖有一苗青蓝色的小火焰,静静地燃烧着,看起来温和无害,等到真正接近的时候却已经成了灰烬。

很快那点量不多的烛阴白雪就消失了。

 

禁锢解除,喻文州盯着叶修远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

 

叶修自个儿在云雾里晃来晃去,没见那个小凤君追来,也就放心。抬头看看金乌,估摸着时辰快到,他七绕八绕的绕过了众神,从一条僻静的小路直接回去离合殿了。

 

他推开离合殿内殿的门,不出所料看见叶秋已经换好了新做的衣裳,长身玉立,冷着脸抱着手看着他。来迟了也不觉得丝毫羞愧的叶修笑眯眯上前去,又是捏捏弟弟肩膀又是掐掐脸的,踩着叶秋爆发的前一刻缩回爪子,“啧啧,不错嘛,啾啾挺俊啊。”

 

叶秋听见那个称呼,立马一甩衣袖后退一步:“叶修你放肆!”

 

“好好好我放肆,来来来帮为兄换衣服,母亲快来催了。”叶修毫不在意自家弟弟的炸毛,钟山烛阴氏一向以冷傲孤僻闻名,这一代自然也不例外,叶秋小龙君对谁都不过点头之交仿若寒冰,唯独对上他的兄长,总是轻易的被撩。

 

不过叶修…..咳咳,按常理而言他该是下一代钟山帝君,不过就以他的性格看,烛阴氏的所剩无几的好名声大约是要被他败得一干二净……

 

叶秋推他坐下,堵着气给他整理衣服,手上没轻没重叶修也没跟他计较,他单手撑着下颚,还在思考那个青阳氏的小团子这会儿有没有从禁锢里跳出来了。

 

想着想着,心情更是愉悦。

 

“小秋,我们做个游戏呗。”他随口一唤。

叶秋却浑身的紧张起来,叶修前次说这话的时候是去花皇家赴宴,父亲母亲不在,叶修就趁他还在睡觉,给他换了母亲前些年的朱红罗裙,扛着他就去了。等他迷迷糊糊的站在紫宸殿的时候,只听见叶修难得温和有礼道:

‘此乃舍妹,烛阴氏叶秋。“

惹得不少神君以为烛阴氏还有一位小公主,那年提亲的着实不少。叶秋接下来的两万年就闷在钟山,再没敢踏出一步。

 

他扯着叶修的头发狠狠往后一拉,沉声问:“你要作甚?”

“待会儿青阳氏的小凤君过来,你应付。”

叶秋有点疑惑,这和做游戏似乎并无关联。

不过他这个兄长虽然向来不靠谱,但也从不做对他有害之事,不过是应付青阳氏的小凤君,倒也无什么要紧处。

只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你又和青阳氏结什么怨了?”叶秋问道。叶修这些年推给他应付的八成都是打过架的戏弄过的,可听闻青阳氏的小凤君不过四千五百岁,尚且是孩童。他们二人,能有什么不对盘?

 

“我拔了他鸟毛,你信不信?”

 

叶秋惊讶了一会儿,上下看看叶修:“拔了就拔了吧。”

 

他转手去拿发冠:“那鸟毛呢?”

 

“啊?”

 

“母亲说凤凰尾羽极其绚丽,我想看看,拿来插花。”叶秋眉头紧蹙,然后追问一句。

 

“你扔了?”

 

“叶秋。”

 

“啊?”

 

“你学坏了。”叶修痛心疾首。也不知那个混蛋这么没良心,把他冰雪聪明的弟弟带成这幅德行。

叶秋看着这个混蛋,没答话。

 

只是不知,过会儿的宴会上又该有什么趣事。他平素不爱闹,可和叶修一起看那些死板刻薄的神君神女吃瘪,也是很得心应手。

 

 

“遁入人世,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人。”

 

烛阴氏小龙君一语惊了四海八荒。

这话传到穷桑城时,喻文州在凤栖阁上看帝子作画,这二帝子霎时就把新制的青玉笔折了。他自小就看烛阴氏不顺眼,却又隐隐钦佩历代钟山帝君冷傲卓绝的风姿,更是把这一任小龙君划做了宿敌之列,却没想到自己的对手是个这么没出息的窝囊废草包。

 

“离轩师兄,墨汁洒了。”他温言好语的提醒二帝子。滚下的大朵墨汁已把画好的丹青晕开了半幅,想来是要不成了。

 

四百年前喻文州就给青阳帝君送去了极西之地玄冥帝君门下,帝君共有三名弟子,其一便是天帝一脉炙手可热的二帝子离轩,据喻文州这些年观察下来,这是位骄纵过头脾气暴躁的主。惹不得。另两位,则是钟山帝君家的双生子,自喻文州入门来,从未见过的两位师兄。

 

听古怪的先生道两位师兄功课甚佳,相貌甚佳,天赋甚佳。喻文州初始时便以为的确甚佳。只是后来,相见不如怀念。

 

二帝子眉毛跳动几下,似是隐隐忍耐着怒火,随后冷哼一声,手一扬,上好的青玉便抛进了凤栖阁外清澈透亮的湖水中,立刻有红金相间的大锦鲤浮上水面,几口便咬没了。又甩着迤逦的鱼尾,缓缓潜回深处。

 

“师兄,烛阴氏自上古来便是古怪的紧,你又何必动气?”

 

离轩抬眼,见粉雕玉琢的小童仰首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不禁散去几分,语气却丝毫没软下来:“身为龙神,不守天地,不护四海,不佑八荒,烛阴氏这一代,倒是出尽了废物!”

 

喻文州这次没答话了,他不想平白无故丢了离轩这个好玩伴,可平心而论,就他看来,烛阴氏的小龙君,到底该不该归为废物一类,还有待商榷。

 

所幸离轩并未注意到他的沉默,抱怨几句后便离去了,看样子,又是匆匆回去下战书发往钟山。

二帝子这些年来送往钟山的书信甚多,数目飙升直超神女们送给小龙君的爱慕之书。

 

喻文州一直不明白,天帝一族似乎有了个习俗,年幼时总是对烛阴氏既爱又恨,其中泼洒狗血的故事足足可以说上三百年不停。

后来他大约是懂了,烛阴氏有个坏毛病,第一次见的东西,喜欢先往上撒一把烛阴白雪。而被撒过烛阴白雪的人,九成与烛阴氏结下了仇,剩下一成,非娶即嫁。

 

说来也奇怪,离泽从未恨过叶秋吧,哪怕一刻。

不过这是后话了,且待后来说。

 

望舒女神驾着月车将星辰撒到天际时,青阳帝君携妻自钟山归来。他二人未回寝宫,转道去了凤栖阁。喻文州本就好奇宴会上到底发生了何事,那叶秋小龙君是和作态,更有些后悔自己赌气跑回了穷桑城。没遇上什么好戏,还不说折了只青玉笔。现下见父母亲归来,便忍不住上去问个究竟。

 

烛阴氏小龙君一番奇语,也不知是在何种情况下说出。

 

岚霜公主见儿子好奇的模样,忍俊不禁。她倒是很少见文州这般样子嘛。

岚霜俯身将喻文州抱起来,莲步轻移向阁内走去,她绣鞋踏上水面,激起阵阵涟漪,一时间这湖中各式的鱼都汇聚来,那只她从东海带来的红金花锦鲤甚至还蹭了蹭她的衣摆,似是等待着她如同从前一般畅游。

 

岚霜一愣,身形有刹那不稳。身后俊美无双的青阳帝君伸手轻轻一扶,唤道:“岚霜。”

 

“无事。”她报以一笑。

罢了罢了。

既嫁,她便不再是极东之海的岚霜了。有人为她肯在穷桑城凤栖阁辟湖,何其有幸。

 

岚霜公主抬手抚摸着喻文州的背脊,道:“你走后两个时辰,宴会开场,这钟山帝君倒是大手笔,金花银花铺了漫天,不失为一大胜景。且说那两位小龙君,嗯,也是丰神如玉…….”

 

叶修叶秋舞完枪后便立在大殿中央,殿中之辈更是均为方才的枪法所折服,一时间便寂静无声。

有想要讨好钟山帝君之辈欲赞上两句,又见帝君一张死人脸,也不敢多话。帝君旁边的夫人虽是笑盈盈,但这位身份特殊,经历更特殊。为了她当年钟山帝君能和天帝打个天翻地覆,足见其……有为。

大战过后,又发生那事,夫人处置罪神的狠戾手段让整个神界胆寒。自此之后,天帝座下敢于和钟山帝君夫人搭话的人,寥寥无几。

保不准被呛死。

 

这时不知哪位神君问道:“不知二位小龙君此生抱负为何?”

 

叶修循声看去,见是与天帝交好的神君,左右环绕又没见被他戏弄的青阳氏小凤君过来,不由心痒。

张口便道:“遁入人世,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人。”

 

那神君立刻脸色铁青,极其不满:“小龙君就不顾四海八荒的生灵?”

叶修正要回话,却被叶秋抢了先,他提起枪,本是要往回走,此时回首,漫不经心道:

 

“与我何干?”

 

叶修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一拳撞上了前方叶秋的肩头。更是笑得肆无忌弹。

 

来客都散尽后,叶修叶秋便先一步回了离合殿。

离合殿说是个殿,其实倒也有好几座房子,叶修住东殿,叶秋住西殿,中间有一条常常的走廊,红木栏杆,飞檐峭壁。

 

叶秋步履平稳的跟在叶修后边,走着走着快到分开的转角处,他看着前方抱着手吊儿郎当不成正形的兄长,“混账哥……”他换了一个更加正式的称呼,停下脚步:“叶修,你的意愿到底为何?”

 

叶修双手背在脑包,似笑非笑的回过头,道:“人世有最烈的酒和最多情的姑娘,你嫉妒了?”

 

烛阴氏去了一个小龙君往人间,总不能让另一个也跟着放肆。

 

“胡闹!”叶秋眉一竖,周围的烛阴白雪又像是更冷了三分。

叶修惊诧的望着他,刚才大殿当众戏弄神君一事叶秋那语气可是实打实的认真,怎么下来就变脸了。

他略略一思索,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两人相对沉默许久,叶修眸色沉下去,凝成一团墨,他问道:

 

“叶秋,你此生所愿,是何?”

 

叶秋固执的看着他,依旧没答话。最后是他先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想去揉叶秋头发,在空中不知道想到什么,又黯然放下。

 

“罢了罢了,告诉你也没什么。”叶修耸耸肩。

 

“身为天地龙神,自是守八荒众生。”

 

叶秋垂下眼睫,道:“天地会死,江河会干涸,神祗会陨灭。自古从无任何事物能万世不朽。”

 

他转身,头也不回的往长廊另一边去:“叶秋此生,只守钟山烛阴氏无虞。”

 

叶修嘴角的仅留的笑意被一点点抹平,悲哀之色渐浮。这大约是他与叶秋最大的异处。烛阴氏与天帝一脉的仇怨结下十万余年,自他们诞生之日起,就明白他们的父亲钟山帝君对那位是多么不屑厌恶。那是夺妻之恨,又负上杀妹之仇。

谈何解。

 

可私下恩怨,怎能扯上整个四海八荒

苍生何其无辜。

 

偌大的钟山是他的出处,可如这般看来,似乎并不会是他的归处。

空气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叶修刚才站立的地方有一片手掌大的烛阴白雪,缓缓飘落,号称不化的烛阴氏之物,就那样在阳光灼烈的消融下化为白水,映入木板,一去不复返。只留下淡淡苦涩的气息。

 

父子兄弟,信念相悖,何其痛苦?

 

TBC

最后定稿6172字。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9)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