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学习不过就是学习,多大点事。所以我先摸个鱼。
这次摸周喻。

故事要从神启十二年的四月十八日说起,那时平淮河的水光里还荡漾着温柔妩媚,两岸起起伏伏的小巧楼阁里还有咿咿呀呀,一曲三折的歌女。

那时天下未乱,鲜血浸泡的故事还只是开头那一段相逢。
那是乱世的君王们第一次相遇。

是年,蓝雨公的长子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少年意气,在蓝雨最著名的馄饨摊上和一个提着长枪的寡言少年看对了眼。
少年是北方轮回最不受宠的十二世子,彼时他非北陆八荒独守称臣的枪王,喻文州也不是手握重权的蓝雨之主。


后承德二年春,史官记为“馄饨之会”,不知为何,帝修仰首大笑,遂离。
帝与襄罗公主言:“孤不知此二人着实有趣也。”

是年,君王和名将的骨血早已成灰,掩没在平淮河畔生出摇曳武动的花。

评论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