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黄喻】[峥嵘岁月]《你咋不上天呢》

ABO  A X A

————————


星历2036年的春天,黄少天进入蓝雨的第十年,他很愉快的告白,成功了。并且是在联邦声名远播一肉难求的和尚庙——蓝雨。

在这个可怕的战争年代,蓝雨唯一可以骄傲地就是。

 

我们总攻遍地走,大A贱如狗。

 

可惜大家都没配偶。

 

然而黄少天作为蓝雨最帅的门面担当,话唠界的变形金刚,他把到汉子的经历惹得大家不约而同的悲伤。

更没想到的是他把到的对象居然是喻文州哦。喻总哦,帅气的喻总,温柔的喻总,苏炸天的喻总,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喻文州是个A哎!那种开气场分分钟让你跪的A啊!

 

于是我们都开始关注起了谁上谁下这样严肃认真的问题。

同样关注这个问题的还有黄少天同志。

 

这天他孤独的端着饭盒,来到了食堂。孤独的打完饭,做到了郑轩身旁。

对面的卢瀚文看到黄少天,夹起的秋葵都掉了,“黄少你纵欲过度咩?”

 

黄少天的脸变得更黑,但是他竟然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他昨晚和喻文州盖着棉被纯聊天躺了一晚上吧?!小手都没牵!更别说亲亲酱酱酿酿!早上他期待的美人在怀香肩外露吻痕遍布呢?!

呵呵,喻文州今早起的比他早很多,开会去了。

 

“小卢你想对打吗?想就快说不要遮遮掩掩本少奉陪到底!”黄少天一脸高贵冷艳。

 

对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偷偷看看黄少天,露出一脸我们懂得的样子。很快就收拾餐具走人了。溜得比猫还快。他身边的郑轩吃的最慢,因此落在了最后。其实他也非常想走了,可是黄少天私底下悄悄攥住了他。

 

“阿轩阿轩我问你个问题,别急着跑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看到前面的几个人走远,黄少天收回视线,压低声音说道。

 

郑轩努力了半天挣不开,只好认命的坐下来,一脸压力山大。

 

“黄少你有事啊?”

 

“那那….就是那啥……你咋压倒你家O的…..”黄少天有点尴尬,眼睛止不住乱转。

 

但是这种事情总不能全部人问一遍吧…….更何况他们都是单身狗哎,本少不屑。不过他知道郑轩有一个已经标记的女友O。还是问有经验的人比较靠谱嘛。

 

“你说喻队?”郑轩清醒了一点。

 

黄少天一下脸红的像只煮熟了的虾,完了完了怎么办啊被知道了!要不要杀郑轩灭口啊宝宝好方!我对文州心存不轨他居然看出来了!

 

郑轩想了想。

 

“你等他发情期咯,你爱他他爱你,标记就OK。”

 

“……我们都是A。”

 

“……哦,那温柔攻?骗队长来你怀里?”

 

“啊呸,全世界我家文州温柔最最最温柔我能比?”

 

郑轩同情的看他,最后他灵光一闪:“黄少你不是话多吗?变身情话小天使去吸引队长不就蛮好咯?”

 

黄少天一拍大腿,喜笑颜开。这不错啊,他拿手强项,分分钟说的文州软他怀里!

 

于是黄少天熬了一晚上夜。他拿着手机偷偷看了几十页#该怎么对恋人说情话# #怎么拿下恋人的心#之类的帖子,甚至还去搜了好几篇AO甜蜜恋爱记一口气读完。

 

搞定后他神清气爽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很干脆的抓紧最后几个小时,狼爪一伸把身侧的喻文州圈进怀里搂紧,睡的一本满足。

 

结果他第二天早上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到了喻文州办公桌边,润滑剂套子都在兜里了,他还拿了好几个味,特意锁好了办公室的门。

 

喻文州没拦他。

 

喻文州坐着签文件,黄少天走到他身侧,嘴一张,正准备声情并茂的朗诵。可是很不幸的,他突然想起来。

哦,尼玛我忘词了!

 

“你的眼睛……你的眼…..你的……”黄少天的舌头好像被什么绞住了,说话不太利索。

 

喻文州很有耐心的,温柔的看着他。

 

黄少天声泪俱下,州州,我的州州,你这么看我我更是半个字都记不起来了啊啊啊啊!

 

“……文州你冷吗?”他决定临时改变战略。冷吗?快说冷吧哦喝喝喝来我怀里我暖你哦黄少天牌暖手宝实力暖暖超长蓄电。

 

“不冷啊。”喻文州重新低下头。他还以为少天要说什么小情话呢哦喝喝喝真是失望。

 

“你热吗?”黄少天眼睛里冒星星。热吧热吧来来来我帮你脱衣服脱了我们好好交流感情。

 

喻文州看看窗外灰蒙蒙的天色:“……不热。”

 

黄少天生无可恋,半响他憋出一句:“……你将合适吗?”

喻文州睁大了眼睛。啥?

 

不行了麻麻!我要回炉重造!

 

然后他就回炉重造了。

 

第三天的早晨,阳光和煦,天空湛蓝,认为黄少天来得晚的郑轩很早来到了食堂,这时的食堂,空无一人。而出其意料特意避开喻文州,偷偷摸摸来得早的黄少天,一如既往地,孤独的端着饭盒,坐到了郑轩身旁。

 

“…….”郑轩表示我吃不下去了。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像只猴子,抱着一捆香蕉却吃不到。至于这个奇怪的比喻怎么来的呢?他自己说的。喻文州就是他的香蕉,以前不是他的他不敢想,现在是他的了,哦草,他吃不到。他前次想压文州,可是上床是他们不约而同的脱了裤子。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穿起裤子睡觉了。

 

这怎么能行!怎么能忍!

 

“我失败了我居然失败了队长是不是不爱我!”黄少天伤心欲绝。

 

郑轩安慰他道:“话唠战术不行就强攻吧。”不过他们会不会打架把床拆了?

 

黄少天心满意足的走了。然而郑轩第一次痛恨他吃饭这么慢,因为接下来,他遇到了同样端着饭盒的孤独的喻文州,同样坐到了他身边,问了该怎样压倒黄少天的话。

 

……他给了一样的回答。

 

强攻吧,队长你能行。

 

呵呵。

 

今天的黄少天受到了一百点暴击。

他刚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亲密的吻,虽然姿势略奇怪,喻文州卡住他的下巴,把他按在靠背椅上,脸上是霸道总裁邪魅笑。

 

只听他霸道总裁邪魅的说:“少天,你好甜。”

 

黄少天一脸懵逼。这话不是我的台词?阿不不不,这不是他昨晚看的#霸道总裁小娇妻#的台词?

“那啥,文州,我刚才吃了瓣大蒜。”

 

喻文州浑身一僵,但他依旧很敬业的说完台词。完全无视了黄少天的话。

只见他缓缓低头到黄少天耳侧,轻轻一吻,轻笑出声:“小妖精,你在点火。”

 

黄少天艰难的吐出一口血,他颤颤巍巍的摸上喻文州的脸,这是原装货?没掉包?

喻文州拉住他的手,微笑道:“来,我们回房。”

 

黄少天,猝。

站到门口的时候,他浑身一抖,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于是在喻文州转身前,他大胆地,做了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他用领带,绑住了喻文州的手,并且关门后迅速准确的把喻文州推倒在大床上,瞬间扒光他的军装。

 

他选了橙子味的润滑剂,开始涂涂抹抹。喻文州眨眨眼,还不明白怎么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少天你不乖乖躺着绑我干嘛?

 

随后他痛呼一声,下意识抬腿去踢黄少天。黄少天握住他的脚踝,一本正经的压回来,还压在胸口。

 

黄少天俯身到他胸前,卡着他的腰,啃啃咬咬。

喻文州悲伤的转头,气若游丝的说:“你咋不扶摇直上九万里呢少天……”

 

黄少天啃得正开心,听见后啊了一声抬起头:“你要去天上?哎隔天我跟王大眼借飞机带你飞飞飞。”

 

喻文州绝望的闭上眼:“你怎么不上天呢?”

 

黄少天咧嘴嘿嘿一笑,露出标准八颗雪白牙齿,狠狠一顶:“我不上天,只上你。”

END

我脑子一抽,来搞个笑......

评论(2)
热度(55)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