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多年已去,再无人知,惜有一人曾于蓝溪剑阁之上,依梁而坐,眉峰如墨,拭此名剑,数年。


黄少天趴在那雕花床头上,眼珠子咕噜的转着,盯着床上躺着的人瞧个不停,他双眉皱成一团,嘴巴却还是严严实实的闭着。

昨日里这小姑娘撒了一地的血,现在还隐隐在空气里飘着。

这些年朝堂动乱,付太博这刚辞官隐退来着,那一茬茬惦记这帝师之门的新草就精神抖擞的冒出来了。

自从封山锁门,蓝雨倒真是许久没得这般热闹了。


黄少天眼下还有些紧张,手心里的汗抹了又擦擦了又抹,他为老不尊的师傅脸色沉得像是他九岁那年烧了藏书阁一模一样,师叔解了小姑娘的罗裙,纤瘦洁白的脊背正对着黄少天漏了大半,看得他在这种严肃时刻还有些心痒难耐。

姑娘腰细肤白又貌美,重要的是戳到他心坎上去了。黄少天暗地里盘算着醒来就拿下,童养媳可好啊,都不用找。


第一卷 


评论
热度(2)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