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原创个人】《全世界只有你》

《全世界只有你》

 

世界上最可怕的孤独时什么?或许是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

但是我后来发现这句话还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我的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似乎生活在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曾经追逐的新番早已完结,番外都更了几更,曾经手拉手的闺蜜身畔早已站上了另一个身影,曾经还上幼儿园的妹妹和小学的弟弟都分别到了小学和中学,曾经湖两岸矮矮的草地早已修上了高高的白玉栏杆,曾经亲身经历的袭击事件成了饭后偶尔提起的过往。

 

Chapter1

 

我的的记忆开始于一张电影票,那是我刚巧上六年级的弟弟递给我的,那天似乎是在我外婆家,很冷的一个夜晚,我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他和他和他妈妈进来的时候带进来一阵冷风,让我忍不住抖了抖。

 

他跑过来递给我一张电影票,告诉我他们今天看了两场电影,都很好看,但是推荐我去看这场。

我接下来的时候觉得哪里隐隐不对。

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城市,通常来说除非大制作的外国影片,是不会先一步卖明天的电影票的。

 

大概是因为太晚了,我没能够想清楚,就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却已经站在电影院门口,我迷迷糊糊的买了爆米花和可乐就进场了,场次是晚上,没有工作人员上来检查我的电影票,走过的过道是熟悉的那一条,好像我进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一样,我抬头的时候总是看见幕布就在我眼前,上面总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她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古装电视剧的女主角,一双黑洞洞的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盯着我。

 

可是电影没有开场,走过过道以后到达的不是我熟悉的影厅,而是我们学校运动会时的文艺演出会场,只是舞台的地方换成了幕布,我穿过人群,他们有大有小,大人在给自己的孩子换上厚软的外套,孩子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的表演服装,脸上画着浓妆。

 

甚至还有一对老人,身着礼服,雍容和蔼,不像是看电影的样子。我在人群里穿行,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我,我心下奇怪没有工作人员来拿票,却突然很着急,我不知道自己坐在哪里,我没有买票啊?

 

找了半天终于在口袋里找到电影票,我坐在第三排。

 

坐下的时候已经开始放预告片预热了,我拿出手机准备看看消息,通过黑屏的手机看见自己下垂的眼睛,但是下一秒我已经按住了打开屏幕的那个键。

 

直到手指滑动屏幕时我才感觉有哪里不对,我看见的那双眼睛不漂亮,的确是我。可是里边透着点嘲讽和冷意。

 

电影正式开场了。阴郁的侦探走进摆满漂亮娃娃的房间,阳光暖暖的,一切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侦探先生的影子莫名其妙的摇了摇,摄像机顺着影子往上,直到侦探回头,整个人暴露在观众面前,而那些漂亮娃娃还是笑盈盈的看着他。

 

我喝了一口可乐。觉得这个场面有点眼熟,仔细思考才想起来,那是我昨晚睡前看到的一部小说里面的场景。

 

Chapter2

 

这次我坐在一辆面包车里,开车的是我父亲,我们正在追逐一个手握炸弹的罪犯,前方就是密集的人群,但是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骑着奇怪自行车的二货,大叫着来追我啊来追我。我应该认识他,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面包车车身好像被什么东西啃咬撕扯,可惜透过窗户外边空白一片。

我心底突然涌起一阵怒火,踢开车门背着书包就跳下去,一路滚到人群外,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血迹斑斑,或许那根肋骨断了戳到哪里,疼的我眼前一黑一黑的。

 

 

这时候有人把一个沉重的东西砸到我身上,哦短短的尾巴圆圆的身体,恐怖分子拿着的那颗炸弹。

环顾四周,面包车不见了踪影,热闹的人群不见了踪影,我丢下那枚炸弹,踉踉跄跄朝那条树木葱茏的山间小道跑去,腿一瘸一瘸的。

 

不过走了几分钟,在拐角处遇见了抬着球拍的同学,我一脸镇静,顿时挺直脊背对他说;“那边有个恐怖分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的居然是他拿球拍推得炸弹一滚一滚的。

 

我接着往前,走到一半突然浑身剧痛,没有力气,想起有一个漂亮姑娘和我一同坐在高高的大树上,她轻声细语的对我说话,喂我吃了块小饼干。

 

……大概是饼干里边有毒。

 

拼命回了个头,那边火光冲天,炸弹爆炸了。

糟了,我书包扔哪儿了。

 

Chapter3

 

我眨眨眼睛,这是我外婆家门口,我晕倒以后似乎被那里的医院给救了,但是病危中,不保证救得了,所以没通知家里人。所以我睡了整整一年。

 

外婆家大门外边有纱窗,门没有关,我推开的时候发出了熟悉的声响,走过过道,到达客厅,他们正在吃饭,妹妹在客厅里看电视。和我记忆里德一模一样。

 

后来我去找了闺蜜,和她的另一个闺蜜,可他俩以前关系明明没我俩那么好啊。但是他们在谈论我没有学过的知识,看过我没有看过的电视,喝的是我没有见过的牌子奶茶,说的各式各样的新词语我都不懂。

我去学校,大家都已经毕业上,校园没有什么大变化,山茶花还是开的很好。

 

我坐在家里兴奋的说当我十五岁的时候要怎么样怎么样,气氛突然凝固,妈妈小声地对我说,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我站在澈透明的湖岸,上一次来的时候,我走过的泥泞小路现在铺着平平整整的石块,雕花的栏杆崭新雪白,我低下头,凝视着深蓝浅绿交错的湖水。

深渊吞噬了我。

 

我醒了。

 

阳光照在身上还是手脚冰冷。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做的一个梦,我伏在小学课桌上睡觉,耳边狂风呼啸,有熟悉的同班同学跳楼,我们经过的时候不经意我看见她血肉模糊成一团的尸体。转眼间,漂亮精致的少年毫无生气,站在二楼巨大的落地窗和深绿色的厚缎向我唱着异族古老低沉的歌曲,天空阴沉。

 

END

 

-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评论(1)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