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全职高手】[黄喻]《感情与时间》

*整个故事借用的是原著的东西,但无论是文风还是想要写的东西和原著风格都不是太一样。

*我没有能力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所以文章不会太精彩。

*当初定下的名字并不是这个,只是因为最后写偏了.....不过现在也偏了.....

*这个......OOC的太厉害了,我兴奋过头了就写成这种鬼样子了.....

——


CHAPTER 1


黄少天决定只身回到中国的时候,他站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倚着墙壁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喻文州支持他的决定,但是当他们解决好这个问题以后,突然有些无言以对,隔着电波长久的静默。


喻文州听起来很忙,但是他也不准备挂断电话,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喻文州的声音才闯到黄少天的耳朵里,他几乎是很冷静的对黄少天说道:“你妈妈前几天说,她认识一位很温柔的小姐,和你同行,希望你见一见。”
黄少天下一瞬间张大了嘴巴,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可是对方的电话已经挂断。


怪不得喻文州这段时间总是避开他。虽然他们不在同一部门,但是难得一起出差,但是见面的时间对比起来竟然比在家里还要少。
他决定出柜的时候面对一大家子人,是喻文州挡在他前面,笑着轻轻的对他母亲说,他爱黄少天,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他们都会一起走下去。


一直到后来他的母亲也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态度,甚至和她一起逛街,看病许许多多本应该是黄少天的事情都被喻文州揽过来。幸好喻文州的父母一直身在国外,他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并不是没有喜欢过男人,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位强大,善解人意的女人,他的压力也不许要承担上两个家庭的责任。


前段时间和他搭档的人突然生病,联盟调来了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女记者,年纪和黄少天相差不大,也就经常在生活上帮助黄少天一些琐碎的事情,他很欣赏这个独立细心的女孩子,但是这种欣赏在他妈妈看来就透着几分喜欢的味道,虽然心里有对喻文州的愧疚,但是毕竟还是希望儿子能够带回来一个儿媳妇。


她的儿子少年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荣耀上,她不想要因为同一种东西甚至她连看看后辈的能力都没有。
黄少天退役以后选择了继续在联盟工作,当起了记者来,不过刚开始那段时间,他出现的时候场况一度比他需要采访的人还要热烈,让他感到非常郁闷。后来时间久了也就好了,大家也都习惯前任剑圣在场馆里飞上飞下的。


而这次的这个女孩子以前碰巧也是黄少天本人的粉丝,人又踏实能干,家里父母都是高管,长相清纯可爱,在黄少天的母亲看来,一切都好,顺理成章,没有什么不对。


就算她接受了喻文州,这些年也并没有难为他们,可是并不代表她可以祝福他们。


但是按理来说,他们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双方身边也出现过各式各样不同的女孩子,喻文州一直是坚定信念且无比相信黄少天的,为什么这一次,他却突然让步了?


黄少天揉揉眉心,他了解喻文州,可他毕竟不是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他现在觉得非常累,非常困惑。


chapter 2
黄少天坐上飞机的时候天幕已经暗了下来,他在一片气流声中闭上了眼睛,满脑子都是他心爱的那个人的身影。从小时候在训练营就有的冷静自持,到后来拿冠军的欣喜和神采飞扬,然后是第十赛季输后的不卑不亢,还有他穿着西装挺拔温柔的笑脸。


很多年前他非常同意将喻文州形容成冰山,他并不寒冷,只是露在水面的部分太小,需要你花很长的时间一点一点了解。
最后浮现在他眼前的,是蓝雨第一次拿到冠军,他们俩在宿舍,他低头一吻他,就看进了清亮的瞳孔。


蓝雨拿到冠军的那一年,他依旧和喻文州住在同一个宿舍里,他们回来的很晚,队员大半都醉的七倒八竖,喻文州也被他们灌的昏昏沉沉,倒是黄少天只顾着叽叽喳喳,没有喝掉多少。


最后他的任务就是把喻文州半推半抱的放上床。
其实喻文州喝醉了酒很乖很乖,没有白天心脏的气质,只是手里紧紧攥住黄少天的衣服不松手。


刚好他的副队那时候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已经对自己队长心怀不轨心存暗恋,就顺水推舟抱住喻文州的腰,一起躺倒床上。
第二天清晨窗外有喜鹊叫的清脆好听,他发现喻文州乖巧的躺在他怀里,心思一动,缓缓往下挪,就吻上了喻文州的唇。
那时候一阵风穿过天际,穿过窗外的大树,穿过窗户,穿过窗帘,抚摸上了他们年少的脸颊。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喻文州的瞳孔。


他好像很开心,眉眼笑的弯弯的。
“少天......你这是喜欢我吗?”


黄少天被吓的不行,呆住了好久,听到这句话才反映过来。
“是啊!我喜欢你啊文州!”


他看见喻文州把被子压了压。


“真巧啊,我也喜欢你。”喻文州仰头对他说。


我们互相喜欢,时光正好,阳光温柔,那么就在一起吧。我会把我一生的承诺和热情都给你,我希望你以后的人生路途都有我的陪伴我希望年老时可以和你一起回忆我们年轻时的飞扬和征途。
我是如此的欣喜,我能遇见你,并且喜欢你。


chapter 3


黄少天是在飞机落地的巨大声响里被吵醒的,窗外的天空已经是他无比熟悉的G市,他心里却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多年前告白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没想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回到家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拉开了窗帘,坐在沙发上,通过巨大的落地窗观察外面的蓝天白云,他拿出手机来在屏幕上滑来滑去,里面大半都是他和喻文州的短信,以前无论喻文州在不在身边,他总是想把自己人生里每时每刻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久而久之他们有了无与伦比的默契和对对方的了解。


后来人大了也时常粘着喻文州,虽然很多时候他的一大段话只能换来喻文州几句简短的评价,但是他总可以从中发现独属于自己的爱意和温柔。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突然都不见了,两个人都开是忙碌起来,短信少,电话少,最后连作息时间都不一样,见面少,交流更是少得可怜,同是联盟,不同部门的两个人,仅仅只有在邮件里公事公办的语气。


他们的热恋期大概是在都还是职业选手的那些年,剑与诅咒风头正盛,黄少天抬着那把冰雨纵横荣耀,喻文州的诅咒总在背后不疾不徐的跟着,恰到好处的抓住敌人。无论风雨还是荣光,两个人都一起走了过来。


可是现在回忆起来,就像是年少时做了一个热血而又激情的梦。


今年他和喻文州已经三十四岁了,距离他们退役,已经过去了很久,距离他第一次对喻文州说喜欢,也过了很久。


chapter4
黄少天的飞机起飞后不久,苏黎世就开始下起大雨。
喻文州穿着一件薄毛呢黑色风衣,端着冷透了的咖啡静静坐在床边,他微微蜷缩着肩膀,头和喉咙非常疼痛,疼的他睡不了觉,脸颊和额头滚烫,但是身上却冷的可怜,喻文州迷迷糊糊的叫了句少天,才有反应过来人已经回中国去了,他们住在同一个酒店里,今天黄少天离开他没有去送,所以当他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大部分黄少天的东西。
虽然他们的作息时间不一样,但是事实上他每天回到酒店都会偷偷的吻黄少天,他挺拔的鼻梁,线条分明的侧脸。这些年黄少天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不显老,体力甚至更胜退役前。

倒是他自己越来越懒散,休假时期端着一杯茶就可以发呆一下午。

他从未怀疑过他对黄少天的深爱,但是他接到了黄少天母亲的电话。

他第一次听见那个老人用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语气对他说话。
“文州啊……你看小天今年也三十四了,他打小那些玩伴都是两个娃娃的爹了……今天呀我看见少天蛮喜欢他身边新来那个姑娘的,人家也不错,能不能让他们见个面瞧瞧?”

他垂着眼睫,心里有些好笑,再怎么也不用问他吧。这种东西。
他本来想要开口拒绝,声音却突然亘在喉咙里。
他想起黄少天和他一起站在酒店广场上看到那些奔跑追逐鸽子时眼睛里那种羡慕而又欣喜的神采。至于他妈妈说的那个女孩,他听少天赞叹过好多次了。
突然改了主意。
“文州?”
“阿姨,少天现在没有和我在一起,等一会儿我会告诉他的。回国就去看。”

放下手机那一刻他的手腕甚至有点颤抖。所以黄少天告诉他要回国的时候,他觉得很讽刺。

他捏着钢笔在手指间翻飞,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异国风情的城市夜晚。

他在办公室里一直待到深夜,从黄少天的飞机大概还在天上飞着,不过也快了。

他努力的想要回忆一些什么事情,脑子里却都是一片空白,最清晰的居然是黄少天刚才和他说的那些话。

一遍一遍的回荡。

等喻文州再扫了一眼时间,不得已才结束了发呆。推开大门寒风夹杂着细密的雨丝扑面而来。冷气灌入领口,说实话他有点沮丧,现在这个时段周围寂静无人,对比一下黄少天还是蛮好,虽然话多,但是也会贴心的来接他,等他下班,给他准备围巾雨伞毛衣。
偶尔还会拿错成自己收在柜子底下十四五岁的衣服。

只可惜待久了终究还是会腻的。

喻文州走入雨幕中,酒店离这里并不远,快点的话五分钟就够了。

这次他们来到苏黎世为的是和世界荣耀联盟商讨下一届世界邀请赛的相关事宜。
他看到的参赛名单基本都是新面孔,和他同期的选手都已经全部退役。连卢瀚文都成了独当一面沉稳老练的青年了。

真是让人难过啊,他们都老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喻文州进到酒店先是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就一直蜷缩在床上,他喉咙痛,钝钝的,疼的他浑身无力疲惫,精神却又一直紧绷着。好不容易喉咙不疼,又像是抽丝剥茧样的一丝一丝会聚到太阳穴附近。

他就一直坐着,端着的咖啡从滚烫变成冷凝以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天将破晓。
喻文州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到行李箱里找厚衣服,等到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撒满地,他又忽然反应过来,厚衣服都在黄少天箱子里,来的时候黄少天说厚衣服重,放来让他提。

他茫然的眨眨眼睛,脸上似乎还保留着点一如往日的笑脸。眼睛黑洞洞的一片,没有任何光彩。

他蹲在地上,双手无力的下垂。

他把身体向前微倾,指尖够到了床头柜上的钥匙,快速的扯过来,夺门而出。
收上时似乎是顺道了咖啡的白瓷杯,杯子晃了好几晃,最终重重砸到地毯上,深褐色的液体很快就被松软的地毯全数吸收。

咖啡的味道瞬间充满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寒冷而又苦涩。
喻文州抓住的则是那辆他租来打算和黄少天自驾游的雷克萨斯的车钥匙。不过现在,旅游是不可实现了,他要去德国。
苏黎世和德国临近,他久居国外的父母就生活在德国的一个边陲小镇上。
他要去找他的父母,他需要去找他的父母,讨论一下关于感情与时间这个问题。

chapter5

喻文州打开车里的收音机,握住方向盘指节僵硬无力,地平线的地方已经有暖红色浮现,他的头顶依旧悬着星空万里。

苏黎世到德国的高速公路车流极其少,他心里像是突然出现了那个孤单的孩子。

联盟办理的是申根签证,过海关的时候但是很方便,只等了一小会儿,他打开车窗和那个胖胖的警察用生涩的德语交谈。

说到一半才发现胖警察居然和他的父母认识胖警察热情的打开车门拥抱喻文州,表示他的儿子也是荣耀的一名剑客,很喜欢多年前的中国队夜雨声烦剑圣。
喻文州本来有点头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愣了愣。
他再次坐上车却觉得胃在抽痛,胖警察身上浓郁的酱汁,薯片,奶酪混合的味道实在是让他难受,他甚至闻到了腊肠的味道。

喻文州在一栋小洋楼前停下雷克萨斯,花园里是大片大片的玫瑰花,新家他并不是太熟悉,父母是在他成年以后移民到了德国,他在这里住的时间因为荣耀的问题也一直只有夏休期过年。
摸出钥匙打开厚实的桃木大门,他几乎是弓着腰走进家里,他有种自己快要疼死的错觉。

不过见到母亲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直起腰,温柔的打招呼。
“妈。”喻文州的母亲是个古怪而又强大的女人,年轻的时候狂歌痛饮,当自个儿是女王。有时候温顺如猫还会卖萌,宅在家里看耽美。

奇怪的是家教极其严厉,吃饭怎么抬筷子端碗,见人怎么说话做事,全是她手把手打着喻文州出来的。

“你先去睡会儿,我待会儿把你的药拿上来。”她似乎在看一本影集。但是只是抬头看了会儿喻文州就知道他生病了。

喻文州倒在床上一会儿,就冷的浑身都在颤抖,他母亲很快就上来了,把他房间里的空调调到二十六度,喂了他好几种各式各样的药,又给他加上了一床毛毯才出去。

喻文州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还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发烧了,半夜的时候他妈妈走进来让他吃第二次药,快到早晨的时候才有退烧,他也才终于把绷紧的精神放松。

等到再次醒过来,阳光已经很好了,腿脚手腕还是有些疲软,但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症状了。

他扶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下,到达客厅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不是母亲,而是他风骚奇葩的老爹,抱着眼熟的影集笑的一脸二气。

他拿桌子上的手机请假,刚巧说到一半,扭头却看见老爹影集的内容,惊的他赶快结束了电话。

那本影集做的很精致,封面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白底红条纹的小上衣,藏蓝色的百褶裙,小皮鞋,长直发扎成两束,站在玫瑰花田里侧身。

而他看到的,是那个女孩长大后的照片,塔夫绸的长裙,在膝盖上摇摆,盘起长发后高贵而又美艳,整个人像是一把锋利的绝世名剑,然后居然是内衣照片,蕾丝欧洲古代宫廷的内衣包裹着女孩素白纤细的身体,她坐在宽大的大理石窗台上,撩起长发。

“好看吗?”母亲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也不知道是对谁说。

“文州。”她伸出手,放在喻文州面前,手背上有些褶子,“那是你妈我哦。”说这话的时候影集也翻到最后一页,依旧是封面的玫瑰花田,白色鱼尾纱裙的女子摆出和年少时同样的姿态。

喻文州看着照片里年轻而又漂亮的少女,然后侧头看向自己的母亲,眼角的皱纹突然让喻文州有点难过。

“你妈当年可好看咯,追她的人多着呢。”喻文州老爸挥挥手里的影集,说这话没有吃醋到法透着十成十的炫耀。

他的母亲摸摸他的头,轻声说“别难过啊。小时候看你难过,我就特别难过。”

“很多年都过去了。”喻文州朝她弯弯眼睛。

“你还有你的伴侣啊。”他的父亲留下这一句话后就到厨房去了。

“我们都老了文州。甚至无法了解属于你们的时代,但是我很庆幸遇见你的父亲,也很高兴你能够遇到黄少天。”


“但是你们对我来说是不同的。”
“可黄少天是你生命里的唯一,亲爱的,父母和伴侣是不同的,我以前告诉过你,人生在世,没有谁真正理解过谁,但是伴侣就像另一个你,你们分享一切,那是亲情和爱情的结合,你们就像是互相取暖的人。”

“父母终究会老去,早很多年离开你,你有些话会对伴侣说,却不会对父母说。”

“你未成年以前是家里的核心,可你成年了你就回把这部分核心给予另一个家庭的。”

“哪么父母比伴侣重要吗?”喻文州轻轻的问到。
“大概吧。”他妈妈笑了笑,“但是你永远记住,我和你爸爸很爱你。”

“至于伴侣,你们的感情或许会随着时间而变得索然无味,你要学会包容和理解,每个人都有烦恼和不开心的时间,更加重要的是信任,你相信他爱你,那么你也会深爱他。”

“感情会没有味道,但是如果你爱那个人,那么他不会改变。”

“时间就是感情的基础。”喻文州妈妈认真的说。

他爸爸手里端着杯热好的牛奶,抵到他妈妈手里,他们的手指在交替牛奶的时候有短暂的接触,年过半百的两个老人在阳光中面对面的笑,好像几十年前漂亮的女孩和英俊的男孩从未老去。

他们就这样一路携手,有过争吵,有过误会,有过欢笑,有过泪水,但是还是会一直一直,走完这一生,直到时间的尽头。


他们就这样一路相伴而行,最初的最初作为对手,后来作为队友,最后成为伴侣,时光见证他们的深情不悔,岁月刻下他们的荣耀征途。

喻文州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他退役的时候,联盟专门出了一本纪念册,关于剑与诅咒,而封壳上印的就是那句话,他拿到实体书的时候心底就有了小小的震动。

他拿起手机,沉默了很久,终究还是打出了那个熟悉无比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退缩了一下,于是一言不发。

黄少天那边似乎在看电视,接到他的电话一时间却有点小心翼翼。

“文州?文州你说话啊......文州我看苏黎世下雨了了啊......你.......”

“少天,”喻文州走出家门,盯着那一片玫瑰花田“你还是不要去见那位小姐了吧。我明天就回来。”

他的声音显得镇静而温柔。


手机的那一端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似乎是碰掉了什么东西。不过刹那间黄少天就变回去了。

“哎哎哎哎哎?!文州你别担心我已经拒绝她了!!你回来了我们去看电影吧好久没看了,你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呗?......”


黄少天的声音穿过了一切,在他耳边吵闹不休,但是他却蛮开心的。

挂掉电话已经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远在中国的黄少天从沙发上一纵而起,喜笑颜开的把桌子上累计的啤酒瓶一扫到垃圾桶里。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放着某个人退役的采访——


“我要感谢我的搭档,我们最初是对手,后来是队友,最后,他成了我的爱人,我感谢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感谢荣耀能够让我们相遇。时间会让一切轰轰烈烈的事情变得平淡,会让我们蒙尘在荣耀的历史中,但是我们并不会遗忘对方,不会遗忘我们共同走过的风雨征程......”


END


匆忙地写出很多奇怪的东西,其实我最初只是想写类似七年之痒的东西,开头留下的很多伏笔没有解释,原因是我太懒。我没有耐心再拉长篇幅写下去了。


写的非常不满意,可是我觉得我的水平也就这点了.....

就这样吧。下一篇再见。


评论(12)
热度(59)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