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特案】《当我们面对死亡》01

程锦X杨思觅 原著背景 

磕CP磕自己,我最近满脑子都是活的痛苦,所以就写了要是杨要死了会怎么样


1

春节前一个月,上边加紧治安管理,有些案子甚至要压到年后才会递到北京,程锦难得清闲,他的工作量见缝插针的安排在上一年解决完,才能留出足够的精力应付放假期间的杨思觅。

杨思觅假放的非常有双重标准,往前后各延伸一个月,他就已经文件都不帮程锦看了,还要求程锦解决工作加快速度。


总体来说大家都很轻松,除了步欢和小安的报告拖了半年。但像领导报告这样的东西大部分都走不了心,安全部内网就流传有模板三十六种,各局各部门都有或大或小的贡献。程锦在这方面难得不“严苛”,只是他模仿字迹实在是不在行,大部分是游铎在帮忙。


他们大部分时间在办公室开讨论会,从哲学人性到检察官长的怎么样,还特意买了好几台烤火器,两袋红薯和一堆零食,排了一张周一到周五的饮料供应表,连续两周后发明出了牛奶可乐,可可果粒橙种种产品,可怜的是周末聚餐所有人都只能生无可恋的喝白开水。

杨思觅热衷于把放在烤火器上的红薯翻来覆去拿笔头戳,靠在程锦身上昏昏欲睡,程锦不得不在办公室鸡飞狗跳甚至因为三观大打出手的时候伸手抓住制止他。

“思觅,冷不冷?”室内很温暖,他们坐的离热源也很近,但程锦握着杨思觅的手还是冷冰冰的,他传递过去的温度离开一会儿就会完全散掉,所以他们一整天都需要保持十指相扣的姿势。

“不知道。”他仿佛无所事事到关闭了除了看程锦、感觉程锦的其他知觉。

程锦用力紧了紧手,提示他的同时表示自己很无奈:“别闹,好好说。”

杨思觅歪头,眨了眨眼睛:“嗯,不冷。”


程锦又看他戳了一会儿红薯,热量像是有实体,升腾后又消失。

等到下班时间,大家都不想过早出去接受寒气的洗礼,还全都躺在沙发一动不动。


“去我家吃?晚上给你们打地铺。”程锦询问他们的意见。有地暖打地铺不冷,避免他们深夜独自回家瑟瑟发抖。

韩彬把头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说道:“我叫秦越过来?”

步欢唉声叹气的摇摇头。

程锦点点头,道:“行。”

韩彬肯定就不用打地铺了,他要和秦越一起回家。


大家准备要走,天已经快黑了,拔了电源叶莱又去检查了一遍电闸。

杨思觅站了起来,往外走,还在收东西的程锦连忙叫住他:“思觅!思觅!把外套和围巾穿好再出门。”

小安过来,怀里抱了三个热水袋,抬起头笑盈盈的:“杨老师,分你一个!”


步欢开车去程锦家附近的购物中心买调料,他们经常去吃饭,食材一直有补充,但调料很容易用完,这种天气菜市场关门也早,只能去地下超市。小安和叶莱去顶楼,他们点了一份披萨带走。


程锦还没搬家,准备过年搬,之前一直说买套大点的房子,没想到装修下来比预期贵了不少,不过也是他家这位买东西不看价格,令人惊讶的是杨思觅最在意的是冰箱,买了个大冰箱,他还以此为理由拖程锦去超市采购,买了几大袋东西,水果,蛋糕,酒,奶茶,酸奶,冰淇淋按类别颜色排序,塞地满满的。还有特意留出来的食品柜,码的整整齐齐的爆米花,饼干,薯片,让程锦有一种对沉迷零食的小朋友无从下手的感觉。


上楼的时候除了提食物,每个人手里还提了一袋包裹,步欢叫苦连天,小安和叶莱的也是他提,小安问:“哇,老大,你买了一箱石头?”程锦提了杨思觅的份,道:“你们杨老师买了一套彼得兔的绘本。”步欢问号脸“啊?”程锦面不改色:“他最近在创作一个程锦兔的绘本。”


杨思觅走在前面,不耐烦的转过头:“你最近很烦。”

他想甩开程锦的手往上跑,程锦拉住他。


大家没说话的走了一会儿,差不多到了住的楼层,程锦开始单手找钥匙,杨思觅突然停住了。

程锦抬起手摇一摇,问他怎么了。

他的手稍微一用力,杨思觅突然就摔到他怀里,一松手,袋子里的东西摔了一地,有些还顺着楼梯往下滚。


“思觅.......?”


很多事情的发生总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刻,恐惧的,回避的,痛苦的,总有一天会换一种方式到来。

TBC

评论(7)
热度(5)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