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宗室的侯爷和皇帝。

侯爷年幼时护过小皇帝性命,他长小皇帝几岁,却大了一辈分,论起来皇帝还要叫他小舅舅。

现在的雏形是侯爷觉得皇帝心里最重要的必须是天下,他离京为皇帝守北方,愿意一辈子不回来,他喜欢小皇帝,却不打算说,小皇帝说你不要去,留在燕京朕护你一辈子,侯爷说那这样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他一生里愿护所爱之人平安,却不敢相守,小皇帝一生里只要爱人的自由,只要相守。

因为我们不同,所以我们不可能幸福。

世上没有两全其美。




燕京的春日很美,浓绿的是千波湖,淡绿的新垂柳,浅粉的是一树一树的桃花,花开到尽头的地方,是朱红的禁宫,禁宫后又是夭桃秾李,重楼叠阙,掩映着九五至尊的别院。


朝野上下都都怕如今的陛下,他十七岁登位以来十余载,端的都是息怒不显于神色,杀伐果断不容情的性子。


因此多年以来陛下第一次大发雷霆,退出内殿的宫人都伏的更深,以头贴地,不住有人颤抖。


可他还是没有跪。

容瑾茫然的想,他看正对自己的人额角鲜血淋漓,那是他方才盛怒砸出的瓷杯磕出来的,那个人跪着,脊背却挺的笔直,眼睛里静的如同一湖水,还影影约约盛着温柔。

他慢慢俯下身去,想要把人拥进怀里,手却捏住修长的脖颈,容瑾收紧了手指,一句话说的那么艰难,出口前过往在他脑海里走马观花的流过,他想说你怎么敢违抗我的命令,他想说犯上谋逆是死罪,他想说......


他说出口,却带了哭腔,声音哑的不像样子:“阿琛......阿琛,你不要走。”

容琛在禁锢下仰头,看皇帝通红的眼睛,他轻轻叹了口气。

他说:“陛下,请允臣为您封疆。”


评论

© 兰溪若浅 | Powered by LOFTER